首页 励志语录 文学杂读 农贸分析

读懂了《霸王别姬》,你就顿悟了人生的三大定律

2024-02-25

发布于:山西省

原标题:读懂了《霸王别姬》,你就顿悟了人生的三大定律

“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故事,诸位听得不少。那些情情义义,恩恩爱爱,卿卿我我,都瑰丽莫名。根本不是人间颜色。

人间,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脸。”

《霸王别姬》开篇的一段话,便是扑面而来的悲怆与苍凉感。

它是素有“文妖”之称的香港作家李碧华最负盛名的作品,书中为我们讲述了一个个凄楚的伶人往事。

导演陈凯歌将其搬上荧幕后,更是斩获了无数国际大奖,成为人们心目中难以超越的经典。

翻开这本薄薄的书,多年前的故事,依然扣人心弦,发人深省。

程蝶衣的执着,段小楼的伤痛,菊仙的死亡,不得不让我们感叹人生艰难,世事无常。

命运的重锤一下一下地敲击着每个人,人们使尽浑身解数,与之抗争。

直到越过重重险阻,才发现,人生没有什么痛苦是过不去的。

生命坎坷,别低估自己

小豆子一出生,就被打上了苦难的烙印。

他的母亲艳红是一位风尘女子,因无力抚养孩子,就把他送到梨园行学戏。

可是,梨园行的关师傅看见小豆子手有六指,就说他吃不了唱戏这碗饭。

艳红心一狠,咬牙砍断了小豆子的第六指。

这一刀,剁开了小豆子的求生之路,却也砍断了他们的母子情分。

就这样,小豆子入了行。

只是,戏要师傅教,但窍还得自己开。

他们每天惺忪而起,天还没亮透,就要开始一天的练习。

吊嗓子、撕腿、下腰……哪个环节出了错,就是一顿打。

梨园行条件艰苦,经常吃不饱穿不暖,但最让孩子们闻风丧胆的是师傅的“棍棒伺候”。

有一回,师兄小癞子苦熬不过,趁乱逃走,后面跟着同样被打怕了的小豆子。

结果,半路偶遇被众人簇拥着的京剧名伶,他们随着人群挤到戏院。

小豆子看着台上人的无限风光,听着小癞子哭喊着:他们怎么成的角儿,得挨多少打呀!

他突然意识到,原来吃得苦中苦,真的能成为人上人。

于是,他冒着被打死的风险跑回去,暗暗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

自此,他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毫无怨言。

唱错一句“我本是女娇娥”,即使嘴巴被铜烟锅捣烂,嘴里含血,还要接着唱;

训练踩跷时,全身重心要集中在足尖和脚掌之间,这让他经常站不稳崴了脚,但还要接着走;

练习走姿时,他摊着兰花手,绕个腕花,走路极尽妩媚之态,眼波流转间风情万种。

为了成为旦角,他硬生生地扛下了各种痛苦。

春去秋来,机会终于降临到他身上。

他和小石头凭借一出《霸王别姬》名声大噪,成了名角儿。

他们不再是名不见经传的小戏子,而是受人追捧的程蝶衣与段小楼。

小豆子的经历,戳痛了无数人。

现实中,有多少人,也曾如小豆子那般,经历过一段极其艰难的时光。

痛到极致的时候,心中涌起的无力感几乎要把整个人淹没,甚至产生了放弃的念头。

然而,正如路遥在《平凡的世界》中写的:“命运总是不如人愿。但往往是在无数的痛苦中,在重重矛盾和艰辛中,才使人成熟起来。”

人生实苦,若是连自己都放弃了向上的路,那么,你就只能在泥淖中挣扎,永远无法触及明媚的未来。

别低估自己对抗苦难的力量,也别小瞧自己与命运抗争的斗志。

面对种种磨难,做自己的摆渡人,才能到达成功的彼岸。

来源:视觉中国

人性复杂,别高估关系

菊仙是个命途多舛的女人。

她久处风尘,早已看透了人心,不再轻易相信任何人;

可她却因段小楼的一次“英雄救美”,将他视为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不惜掏空所有积蓄为自己赎身。

她不怕跟段小楼过苦日子,却总担心段小楼会抛弃她。

两人成亲后,段小楼就当了唱戏的行头,和菊仙过起了普通人的日子。

关师傅眼见自己的一番心血付诸东流,就把程蝶衣和段小楼叫来训骂,还把段小楼打得皮开肉绽。

菊仙不忍段小楼受罚,就想把火引到程蝶衣身上,把他抽大烟的事说了出来。不承想,却狠狠挨了段小楼一巴掌。

她一心想保护段小楼,却高估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可即便如此,她还是跟定了段小楼。

后来,段小楼在戏台上与士兵起了争执,双方动起了手。

菊仙担心丈夫受伤,不顾自己有孕,冲进人群中想要护住段小楼,结果被打中肚子,不幸流产。

面对满身是血、气息微弱的菊仙,段小楼也没有留下照看,而是转头去忙其他的事情。

更令人揪心的是,当他和程蝶衣遭人陷害,被抓去游街时,有人揭露菊仙曾是风尘女子,逼问他的态度。

他为了自保,竟毫无顾忌地喊出:“我不爱她,我要和她离婚!”

此话一出,菊仙面如死灰。

最后,她身着一袭红色嫁衣,自缢于家中。

若有人问:菊仙在这段感情中,最大的痛苦是什么?

我想这句话就是最好的回答:你以为的情深意笃,终抵不过人心凉薄。

她就像个赌徒,把自己所有的筹码都压在了段小楼身上,结果输得一败涂地。

有人笑她痴,有人说她傻,可真正导演出这场悲剧的,是比暗夜更黑的人心。

在利益面前,成年人的感情向来是脆弱的。

上一秒,也许情深似海,心似一把火;下一秒,就可能暗流涌动,心似千年冰。

因此,别高估关系,别低估人心。

行走于人世间,保护好自己,不为不值得的人黯然神伤,不为不值得的事内耗自己,方能不负此生。

来源:视觉中国

聚散无常,坦然接受

历经时代变革,每个人都尝尽了扒皮抽筋的痛苦。

可“楚霸王”段小楼没有自刎,仍是面目模糊地活着。他被下放到了福州,每天过着劳作的生活。

而程蝶衣则被送到酒泉,在工厂里日夜打磨夜光杯。

他们不曾探听过彼此的消息,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段小楼在福建循水路偷渡到香港后,看到“北京京剧院”的广告牌上,赫然写着程蝶衣的名字。

他乡遇故知,段小楼难掩心中的激动,直接跑到后台去找程蝶衣。

彼时的程蝶衣断了一节小指,早已不再上台了。

时隔多年再相逢,两人一时竟相顾无言。

舞台上,最后一出戏散场后——

台下站着两个已经上好妆的人,程蝶衣对着段小楼的脸,像曾经那般,为他的妆容最后勾了一笔,然后扶着他上台。

灯暗了。只一线流光,伴着咿呀作响,大红的幔幕扯起……

一个清瘦倨傲,一个双目炯灼,风姿神态还是当年的虞美人和楚霸王。

旧戏重演,不同的是,最终,虞姬自刎倒在了霸王怀里。

这一次,程蝶衣的梦醒了,他再也做不了虞姬了。

故事最后,程蝶衣随团回去了,而段小楼则继续留在了香港。

纵观段小楼与程蝶衣纠葛不断的一生。

他们一起长大,以为能唱一辈子戏,最终却各奔前程;之后,他们天各一方,以为无缘再见,最终却能重温旧梦,释怀过往。

正所谓,相逢又告别,归帆又离岸。

世间本就聚散无常,没有人能陪你走完一生。

看过扎心的一句话:“成长是一生浪漫且没有尽头的告别,是一场温柔又残忍的目送。”

遇见,已是有缘;别离,也不必伤怀。

相聚之时,珍惜当下;分开之后,彼此牵挂。坦然接受无常,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来源:视觉中国

一段旷世悲剧虽已落幕,但至今,我们仍能感受到作者在字里行间传达的情绪。

在看似哀艳悲烈的情感下,实则裹藏着对人生的种种思考。

经受命运的磋磨,撕裂光鲜亮丽的皮囊,谁的内心不是狼藉一片?

然而,恰如《银魂》中所言:“真正坚强的人,都怀揣着痛苦和悲伤,带着它们笑着前行。”

作者:将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