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励志语录 文学杂读

周丽淇《女警》演剩女:我不会因为"恨嫁"而将就

2024-01-08

周丽淇一心在等待“那个对的人”

与谢天华合作擦出火花

左起:朱慧敏、王君馨和朱璇穿上警服别具风情

金羊网-羊城晚报4月7日报道 曾在《天幕下的恋人》、《最美丽的第七天》、《我的如意狼君》中以“泪美人”形象征服无数剧迷的周丽淇,在无线热播剧《女警爱作战》中一改柔弱,披上制服变身正义感爆灯的型酷女警。虽然在剧中被贴标签为“中女”、“剩女”,但现实中33岁的周丽淇近日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却表示,她十分享受目前的单身生活,爱自己、爱工作,同时默默地等待着属于自己的爱情童话。《女警爱作战》今晚将播出大结局,剧中的这位“剩女”即将找到自己的幸福。

【关键词:女警】

“老鼠和蟑螂,我选了老鼠”

在《女警爱作战》中,周丽淇首度披上警服饰演女警吕霏侠,在剧中大显身手,攀墙、走壁、飞车、擒贼……酷辣的身手令人惊艳。这次她与谢天华组成的欢喜冤家组合,更擦出新火花,惹出不少“笑果”。

羊城晚报:据说你为了这个角色推掉了不少其他工作,这个角色哪里吸引你?

周丽淇:因为监制很有诚意,这还是香港电视史上第一部展现女警冲锋队的剧集,它跟之前女警题材的港剧《陀枪师姐》也不一样。而且我没有穿过警服,所以很想尝试一下。

羊城晚报:这次尝试难度大吗?

周丽淇:因为这次是演一个专业形象,所以做了很多功课,开拍前还跟一些女警官学习过。我以前演的角色都比较柔弱,而这个角色需要硬朗一些,看起来要有威严,又不能是很夸张的凶,下班后面对家人朋友又要自然柔和一些,所以层次还比较丰富。

羊城晚报:动作场面都是亲身上阵吗?

周丽淇:是的,我自己很喜欢拍动作戏。最后的大结局拍得挺过瘾的,是讲我去抓人,从四楼高的地方掉下来,虽然拍摄的时候吊了威亚,但是绳子放得太快,有玩跳楼机的感觉,我脚都软了!

羊城晚报:有哪些比较难忘的戏份吗?

周丽淇:有一个老鼠的镜头说起来还挺恶心的。一开始编剧问我怕老鼠还是蟑螂,我一想到蟑螂就觉得头皮发麻,就说我还是选老鼠吧。那场戏是讲述我被人绑架,然后被兜头扔老鼠,拍的时候用的是真老鼠,我倒不是很害怕,只是很难忍受老鼠那种臭味。我想如果是蟑螂的话,我早就吓跑了。(笑)

羊城晚报:跟谢天华合作感觉如何?

周丽淇:我和“Laughing哥”有很多斗气的戏份很好笑。拍对手戏的人能不能跟你产生默契很重要,可以说是可遇不可求。这次跟他在剧里碰出了不少火花,例如有一场戏,他突然把雪糕弄到我脸上,其实一开始动作没有这么夸张,他这么一来反而更有效果,让我们当场有了很多可以自由发挥的东西。

羊城晚报:戏里你叫他“贱精”,被他整蛊了很多次,那在戏外两个人相处得怎样?

周丽淇:我们俩是很好的朋友,能玩得起来。我叫他“贱精”并不是什么伤感情的事,他是个很好的演员,也是一个难得一遇的真性情的人,戏里戏外可以说是一个样,跟他交朋友很开心,希望能继续跟他合作。

【关键词:转变】

“文戏和武戏,我选做打女”

去年,周丽淇以7位数字的身价加盟大岳娱乐,入行十年的她重新开启娱乐圈征途。除了在演戏上突破清纯的“泪美人”形象外,她还想要挑战“多变”形象,接下来更准备推出第一张国语专辑。

羊城晚报:以往你都是演一些比较柔弱的角色,会不会觉得重复?

周丽淇:虐心的哭戏拍多了挺辛苦的,其实我的内心跟我的外表相反,所以柔弱或者硬朗都可以。我不抗拒演打女,别人会说我傻,因为文戏和武戏的片酬都是一样的,但武戏辛苦多了,可是我享受这种尝试。如果你在安全的拍摄环境下,做了一些平时做不到的事情,还是很有成就感的,例如爆破、飞车戏,都是平常生活中很难体验到的。

羊城晚报:从《女警爱作战》到《好心作怪》,一连演了两个女警,是有心要转型?

周丽淇:随着年龄的增长,扮演的角色也会有所变化,不能一直演那种少女情怀。以前年纪小的时候,我未必能够驾驭得了这样的角色,但是到了这个年龄,我觉得有了更多的人生经验,有很多东西更有信心去挑战。

羊城晚报:接下来还有想要挑战的角色吗?

周丽淇:想尝试一些坏女人的角色,例如比较复杂、人性化的反派,这种角色变化比较大,发挥空间也多一些。

羊城晚报:去年你签了新公司,在工作上会有什么新目标吗?

周丽淇:我现在正在录制我的第一张国语专辑,请了五月天(微博)的班底参与制作。很感谢老板对我的宠爱,我要更努力地做好这个工作。

羊城晚报:入行多年,怎么看待自己近几年的成绩?

周丽淇:以前做新人会很拼命,什么都做,但是长大了,就知道着急也没用,上天安排给你的,你尽力做好就是了。像刚出来唱歌的时候,第一年拿了新人奖,拍戏也拿过新人奖,但后来就没有拿过其他奖项,我也不会在意,只能尽力地做好自己。

【关键词:爱情】

“恨嫁和将就,我选择等待”

入行多年,周丽淇的绯闻不多,男友的数目五个手指都数得过来。虽然已经步入33岁“剩女”行列,但她坦言享受当下的单身生活,不会因为“恨嫁”而影响对感情的判断力。

羊城晚报:去年你姐姐结婚了,会不会让你也“恨嫁”起来?

周丽淇:其实身边的人结婚、生子,对我来说不会造成影响。做人为什么要随波逐流呢?对于感情的事情,我一直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就是随缘。什么叫“恨嫁”?恨嫁是否代表要将就?因为到了适婚年龄,因为要迎合大众眼光,勉强对着一个不喜欢的人?我仍然追求童话,要等到我爱的人。有很多人,一生追求安全感。而安稳的生活,我靠自己也已经拥有了,不需要倚赖另一半。我只想找到一个能够跟我分享情感的人。

羊城晚报:怎么样的人才是你觉得对的人?

周丽淇:我是一个对感情很专一的人,从我跟第一个男孩子拍拖开始,每次都有结婚的想法,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投入一段感情,就会当对方是家人。但现实没有这么完美,最后都无奈没能走下去。现在从数据分析,合适人选好像很少,但感情的事没数据可依。我常向新婚的人发问:“为什么你可以肯定?”他们的答案不约而同:“到时候你便自然知道。”我想我在等能给我这种感觉的人。

羊城晚报:所以现在很享受单身的状态吗?

周丽淇:我不介意被贴标签为“剩女”,最重要是自己是否觉得快乐。现阶段,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如果有了伴侣,可能就有一定的责任和承担,不及现在自由自在。所以我对感情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首先不要活在别人的期盼下,不要因为现在流行结婚生仔就有压力。情感真空,反而可以投放更多时间在事业上。

羊城晚报:现在工作这么忙,会不会影响你寻找真爱?

周丽淇:我想应该不会,当这个人出现了,我自然会给出时间去经营感情。

链 接

“女警七公主”

《女警爱作战》中,由周丽淇、黄智雯、吕慧仪、朱慧敏、朱璇、王君馨和赵希洛等组成的女警“七公主”,形成了一道刚中带柔的靓丽风景线。

黄智雯

(饰冲锋队督察司徒娇)

去年夺得“飞跃女艺员”奖的黄智雯,此前就曾在《飞虎》中以女飞虎队员的形象深入人心。而这次的角色则十分“冷面”,刻板保守、倔强硬朗、严人律己,但心底深处其实有女性化的一面,后期逐渐寻得真正的自我。剧中,黄智雯不仅小露“性感”,与高钧贤拍游泳戏,更展现“十项全能”的身手,不少动作场面都亲身上阵。她更自爆曾专门找了一名壮男来协助训练体能。

朱慧敏

(饰交通部执行及管理组警长米家宝)

朱慧敏在剧中穿上一身正规制服,戴着头盔,骑着电单车英姿飒爽地驶向案发现场。但现实中的她却没有车牌,“拍摄时现场都有真正的警察指导我怎么摆姿势。其中有一幕大型示威场面,很多女辅警也义务充当警员角色”。另外,朱慧敏在剧中的角色更展现了女警在工作与婚姻之间的挣扎。“我动作场面不多,反而有很多内心戏。其中有一幕讲述我老公开车载着公司的客户超速,我身为警务人员也要秉公办理。”

朱璇

(饰军装巡逻小队警员蓝爱爱)

前“华姐”朱璇以往在剧集中多次扮演花瓶角色,在《女警爱作战》中终于一改戏路并为人所关注。不过,她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剧中讲述她为了追贼而弄伤脊椎骨,岂料戏外的她也真的受伤了,“那天只好勉强拍完这场戏份,第二天就完全动不了了”!另外,朱璇在应付广东话对白上也遇到不少

困难,还被同剧演员高钧贤取笑。为了说好对白,她特意请了三位老师教她说广东话,“其中一个是我自己找的,平时有剧本就找他读;第二个老师是前辈蒋志光,他用自己的方法教我发音;第三个是珍姐(曾励珍),她也会教我读剧本和咬字。有了他们三个,我变得有信心了”!

吕慧仪

(饰冲锋队队员林朗宁)

有“长脚蟹”之称的吕慧仪这次虽然披上警服,但角色仍不乏女性妩媚,还与一众单身女性友人分享“猎男心得”,却能医不自医,闹出不少笑料。对警察这一职业有着憧憬的吕慧仪兴奋地表示:“当知道《女警》要开拍,我就做了很多准备工作。我请教了身边的警察朋友,我老公也曾做过警察,给了我不少意见。我还特别去学了功夫。”

王君馨

(饰冲锋队队员金瑞娜)

港姐亚军出身的王君馨近年在TVB发展迅速,这次在剧中饰演一名隐形“富二代”女警,性格开朗乐天,头脑精明。她表示:“剧中每个女警都有不同的背景,都要面对来自工作、爱情和家庭的压力。瑞娜虽然是一个冲锋队成员,但也会因害怕而违反上级指令,也会害怕交不到知心朋友。”

赵希洛

(饰保安室警员唐美琪)

赵希洛是艺人梁小玲之女,曾参选香港小姐,入围五强,后加入无线艺人训练班,成为无线艺人,其代表作有《天天天晴》。这次她在剧中饰演唐美琪,让她对警察的工作有了更多的了解:“以前感觉警察好遥远,但在我们拍摄期间,有真正的女警在场教我们如何控制闹事的人,让我们感觉很亲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