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励志语录 文学杂读

我死后150年,都不授权中国出版我的作品,尤其是《百年孤独》

2024-05-13

1990年,上海的街头出现了两位文人的身影,他们正是来中国访问的马尔克斯和陪同参观的钱钟书先生。

两位文学泰斗相谈甚欢,边走边聊很是轻松,可当经过一家书店的时候,马尔克斯的神色却凝重起来。

他走上前仔细查看,发现书架上正是自己的著作《百年孤独》,这可把他气坏了。



随后,马尔克斯又在上海、北京等街头的其他多家书店发现了这本书和《霍乱时期的爱情》等作品。

这个发现让原本态度友好的他来了个大转变,直接放话:“我发誓,死后150年也都不授权中国出版我的作品,尤其是《百年孤独》!”

这话一出,钱钟书等人都很是尴尬,待到马尔克斯回到自己的国家后,果然多次拒绝了中国各个出版社的合作,20多年间都没有进展。

马尔克斯为何会如此生气?最终这件事又是如何解决的呢?



一个倔强的创作奇才

1927年,马尔克斯出生在哥伦比亚,这个在外祖父家长大的小男孩,从小就感受着文学的力量。

他的外祖父是一名性格刚毅、能力出众的退役军官,外祖母也是才学渊博的女性,这样的成长背景让马尔克斯成为了一个性格倔强的文学爱好者。



1947年,马尔克斯在父亲的期待中进入了大学学习法律,但从小就喜好文学的他对此毫无兴趣,他依然在业余时间阅读、创作,之后也顺利成为了一名文字工作者。

人的际遇在冥冥之中似乎有着安排,如果马尔克斯就此止步,后来的诺贝尔得主名单可能就没有他了。

1955年,马尔克斯通过连载《一个船难水手的故事》来揭露讽刺政府美化海难的丑闻,这个举动让他被迫离开了哥伦比亚,被派往欧洲当一名记者,但不久后这家报纸也被政府查封,马尔克斯便无法回到故乡。

也正是在这一年,他写出了被称为《百年孤独》精简版的《枯枝败叶》,这也是他出版的第一篇小说。



与人们想象中的不同,马尔克斯的生活并没有因为出版小说变得富裕起来,在创作《百年孤独》时,他窘迫的连寄出稿件的邮费都拿不出。

当时的马尔克斯家里负债累累,为了维持生活,妻子甚至要当掉首饰,在这样艰难的背景下,他依然埋下头用了18个月,将自己构思了十几年的《百年孤独》写了出来。

可以说,这本书是马尔克斯的心血煎熬而成,而且对于一个作家来说,作品就像自己的孩子,这也就不难理解马尔克斯为何在中国看到未经授权的盗版书时那么愤怒了。

当然,他并不只是对《百年孤独》或者说中国出版社如此严苛,这个创造奇才对待作品一向是毫不含糊。



例如上面提到的《枯枝败叶》,在首次被退稿时,马尔克斯就只采纳部分意见,坚持自己的判断,而不是为了出版将出版社的话看作圣旨。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恶时辰》的出版中,当时他发现自己的作品文字被翻译成了其他方言风格,是违背小说中地方风貌的。

气愤的马尔克斯干脆的提出收回版权,直接将印刷出的书一把火给烧了,重新找了其他出版社进行出版。

从这种种事情我们都能看出,这个“倔老头”在自己的作品和版权上是有着近乎完美的要求的。



而这其实也是值得尊敬的,毕竟正是因为这样一个个坚持维护知识产权的人在奋斗,才会让无数作者得到保护,让他们更能放心的创作出优秀的作品。

看到这里,估计大家也有些疑惑,既然如此,为何我国当时不找马尔克斯授权,导致出现盗版盛行的情况呢?其实这也并不是我们故意的。



国内的翻译文学热

1992年7月30日,中国正式加入“世界版权公约”,这意味着我国也踏出了意义非凡的一步,这个发展速度也让欧美等国家为之震惊。

与其他发展了数百年知识产权制度的欧美国家不同,在1978年之前,我国的知识产权制度建设还处在空白期,一直到改革开放时期,小平同志的大力推动下才有了进展。



在此之前,我国尚未加入世界版权公约,国内的出版社们没有获得授权就自行翻译外国文学作品,然后进行出版,这看似是方便了国民阅读,实际却是问题重重。

首先就是版权混乱,质量良莠不齐,市面上各个版本的翻译作品到处都是,一些书语句都不通顺,还有许多甚至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套牌书”。

这种情况下,国内的文学环境难免受到影响,市场管理起来也更加困难,滋生了各种不法行为,一些外国作家也因此对我国印象不好,“盗版贩子”的头衔也因此出现。

各种优秀的外国作品被翻译后出版,其中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正是一个大热门。



1967年5月,《百年孤独》问世,随即便在南美掀起了一场阅读风暴,三年后英译版出现,就此成为世界范围内的一部名著,马尔克斯靠其一跃成为世界知名作家。

1982年,马尔克斯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也再次引来了各国对《百年孤独》的关注,我国也同样掀起了一场阅读热。

有市场自然就有更多出版社加入,也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来到中国访问的马尔克斯发现了自己的作品被盗版,而且质量良莠不齐,一些版本漏洞百出。

这让一向爱护自己作品的马尔克斯无法忍受,这才表示不愿和中国的出版社合作,不向中国授权。



当然,我国政府也早就准备着手改变这种乱象,在改革开放之初,小平同志就已经做出了建立知识产权制度的决定,这个决定影响之深远是当时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的。

1978年,商标局设立,1980年专利局成立,1985年版权局成立,1990年著作权法颁布,这轻飘飘的几行字,却是我国30年的努力成果。

至此,我国建立了有中国特色、比较全面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也拥有了符合国际通行规则的知识产权法律法规体系,这才得以加入世界版权公约。

从这之后,我国各大出版社便开始按照规定取得授权后才能出版,《百年孤独》自然成了他们想要率先拿到授权的著作。



但马尔克斯的固执也就此显露出来,在此后的20年时间里,100多家出版机构向马尔克斯提出版权的申请,可全都没有得到回应。

这让我国的许多作家和读者都很无奈,大家理解马尔克斯的坚持,但如果真的就这样僵持下去,对双方来说其实都是一种损失。

就在人们认为这场对峙无法收场的时候,马尔克斯却突然态度软化了下来,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来自粉丝的真诚申请

2008年,新经典文化的总编辑陈明俊寄出了一封给马尔克斯的信,让人惊讶的是,马尔克斯竟然最终少见的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这封信有什么特殊之处?是这个陈明俊给出了特别优厚的条件吗?其实并不是,这里面有的只是一个粉丝的真心。

说起马尔克斯,其实很多读者可能压根没什么了解,更多的是对他作品的欣赏。

《百年孤独》《霍乱时期的爱情》《家长的没落》等均是文学界的珍宝,其中《百年孤独》被译为44种语言,在全球售出5000万册。

比这个数字更让人震撼的是他对无数作家的影响,这本魔幻现实主义作品开启来了一个新的创作时代。

莫言就曾无比感慨的说过:“我在1984年第一次读到《百年孤独》......才知道原来小说可以这么写!”



在莫言的一些作品中,也可以看出这种风格的影响,而余华也同样是马尔克斯的粉丝,他的作品同样有着对偶像风格的学习。

包括《白鹿原》的作者陈忠实,苏童、韩少功等作家都曾对马尔克斯赞不绝口,这足以看出马尔克斯的才华和魅力。

这位总编辑陈明俊也同样是粉丝之一,他不仅热爱马尔克斯的作品,对马尔克斯本人的经历也是反复研究。

所以在这封信中,他就像马尔克斯未曾谋面的老友,慢慢的说着关于人生的故事。



“正如当年您在巴黎隔街深情喊着“大师——”向您的老师海明威致敬一样,我们正隔着太平洋竭尽全力高喊着“大师——您好——”向您致敬。
“我们相信,如果您听到了,一定会像大师海明威一样挥一挥手,大声喊道:“朋友——你好——”

这真诚又饱含感情的话打动了马尔克斯的心,他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也看到了那来自异国他乡,却依然炽热的对文学的热爱。

马尔克斯和他的代理人似乎从中看到了新的希望,他们愿意通过作品,让那些陌生的读者可以获得想要的力量。



于是在2010年,马尔克斯同意向中国授权自己的作品,第一本也正是当年引起矛盾的《百年孤独》。

陈明俊和新经典文化出版社作为拿下版权的“幸运儿”并没有骄傲,而是谦逊的给出了高昂的版权费用。

“现在有能力为上一代人弥补,那么我们就要完成这个使命。”

面对一些非议,陈明俊很是平静,对他来说,此次的出版并不是为了挣到多少钱,更多的是让人们可以看到这本优秀的作品。

而且这也宣告着,这段持续了几十年的误会就此解开。

2012年,马尔克斯患上了老年痴呆,无法再进行创作,2014年,这位文学大家离开了人世,这实在是文学界的巨大损失。



同时,人们也忍不住感慨,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马尔克斯及时改变了曾经的决定,让自己的作品得以在中国的大地上传播,没有让矛盾延续到百年之后,也算是画上了一个美丽的句号。



结语

一直到今天,《百年孤独》还是中国各大书店的必备好书,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质量参差不齐的盗版,而是印刷精美,翻译优美的正版。

对于一些读者来说,这本书是晦涩的,并不能体会马尔克斯想要描写的孤独,这也是正常的。

但更多的人从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人生答案,也看到了马尔克斯一生的坚持。



这个坚持自己原则的“倔老头”写出了代代流传的经典,也留下了自己的传奇故事。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